克罗斯宣布从皇马退役!生涯33冠,仅差欧洲杯圆满

55

莫德里奇与皇马是否再续前缘的悬念还没有揭开,队友克罗斯就在社交平台上自宣离开皇马了,这无异于晴天霹雳。从年龄上说,1990年出生的克罗斯具备了相当大的剩余价值,显然,老佛爷最近一两个赛季一直努力促成续约的基础条件并不是情怀,虽然本赛季46场贡献1球和9次助攻的成绩单并不华丽,却是德国人重复“做自己”的反映,准确说,进球和助攻或许是意外之喜,并不是衡量个人价值的充分条件,德国人的“司令官”特质才是可遇不可求的财富。

“克罗斯不需要跑步,因为他能让皮球跑动,而皮球不会流汗。”这是来自安切洛蒂的认真玩笑,自2013-14赛季以来,克罗斯每个赛季的传球成功率都超过90%,是银河战舰稳定的发牌器。或许有人用“安全球”解释德国人的小心谨慎,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,至少,克罗斯2023年在西甲一共完成了230次长传,是五大联赛同期的非门将球员中长传次数最多的球员,难得一见的保持着85.82%的成功率。

传球至上,长短皆宜,无论是破密集性防守的精准长传,抑或是在狭小空间内的细腻短传,克罗斯都是游刃有余,有意思的是,他的青训教练就曾说过:“在   15、16岁的年纪,克罗斯的传球技术甚至不逊于哈维和伊涅斯塔。”

在长大,在求精,在变老,在极致。即使为皇马效力的最后一个赛季,德国人也不曾被岁月羁绊,击败格拉纳达,130次传球122次成功、其中18次长传17次成功。专挑软柿子捏吗?克罗斯在强强对话中鲜有掉链子的时候,就本赛季对阵拜仁的欧冠半决赛而言,次回合的他20次长传即成功18次,就此成为本赛季第一位在单场欧冠完成15次以上精准长传的外场球员。

其实首回合的克罗斯就没有对老东家客气,曾用手术刀般的直塞球成全了维尼修斯的破门,96%的传球成功率司空见惯,4次成功对抗的数据则为全场最佳球员的头衔增砖加瓦了,值得一提的是,克罗斯在本赛季欧冠中有多项数据遥遥领先,长传成功次数最多(78),成功向前传球次数最多(246)以及进攻三区内成功传球最多(109)。

在巅峰退役,这是一种出乎意料的选择,却是遵从内心的真实想法,克罗斯上一次迟到般地续约前就说过:“如果我要变成彻底的替补,那么我就不踢了。”这不难理解,莫德里奇本赛季就曾因出场时间的骤减闹过情绪,一旦失去原来的地位和快乐的阵地,即使拿高薪和捧冠军,克罗斯的落差感藏不住。德国人不想欺骗自己,也不愿重复别人的挣扎,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,何尝不是一种聪明之举,既实现了在皇马退役的个人夙愿,也谱写了“春来秋去相思在”的白色恋曲。

对刚刚拿到西甲冠军的皇马而言,克罗斯的隐退是不可估量的损失,纵然贝林厄姆、巴尔韦德、迪亚斯均是各自国家的天选之子,但在星光熠熠银河战舰中会时不时产生过山车的模式,换句话说,在皇马成为指挥官的克罗斯被漫长的十年时间审视着巨星价值,虽然没有被金球奖镀金,却属于物以稀为贵的代表。

皇马想要在后浪中提拔克罗斯的接班人,难度系数可想而知,大赛经验、细腻技术、谦逊品质以及从容心态都是与德国人逐一对标的“考题”。试想下,才加盟皇马一个赛季的贝林厄姆就有知足感:“我认为克罗斯或莫德里奇可能是我合作过最好的球员,他们踢的和其他球员不是一种运动,他们总是领先其他人10步,所以我会说是这两人。”

离别,猝不及防却又合情合理,怀念的味道提前被释放,总结是最简单明了的切入点。463场比赛的洗礼,22座冠军的修饰,即使不是皇马队史收集冠军奖杯最多的球员,却也有羡煞旁人的荣誉——克罗斯是足坛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位六度捧起世俱杯冠军的球员,除此之外,IFFHS2014年最佳组织核心、2014年德国最佳球员以及2018年德国足球先生。

或许这些个人荣誉均不是最硬核的奖,却或多或少地匹配了克罗斯“皇马最强大脑”的身份,实际上当年从拜仁离开时,马特乌斯就说过:“在我看来,克罗斯就是世界最佳中场。”况且,绰号“冰人”的德国人早就宠辱不惊了:“我认为个人奖项在团队运动中是没有必要的。我一直这么说,也坚持这个观点,没有任何一名球员能独自在足球中赢得什么东西。”

藏锋无敌,隐智保身,克罗斯的成功学堪称人间清醒,告别效力十年的皇马自然五味杂陈,只是不苟言笑的德国人不曾用悲伤的文字诠释离别之情,反而在字里行间坚定了“找到了做出决定的正确时机”,肯定了“拿下欧冠15冠”的积极心态。最体面的告别未必是用眼泪和回忆总结旧时光,冠军才是“世间五彩 我执纯白”的执念,一以贯之地书写以效力皇马为荣的自豪感,用克罗斯的原话说:“皇马现在是,将来也是我效力的最后一家俱乐部。”

欧冠决赛日益临近,克罗斯的白色恋曲就差最后一个完美的休止符,几乎每一次续约时,他总会说:“我爱这支俱乐部,我将为皇马拼尽全力。”如今主动放弃续约机会的德国人重复豪言壮语的次数在递减,但温布利大球场是赋予皇马8号演绎滚烫理想的最好舞台,要知道,2013年,克罗斯代表拜仁在温布利球场以2比1击败多特蒙德,赢得了个人首座欧冠冠军。

对球迷而言,克罗斯与皇马分道扬镳的阵痛感短时间无法缓冲,甚至还要遭遇第二次伤害,只因克罗斯决定在欧洲杯后彻底挂靴,换句话说,欧洲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舞。忆往昔,克罗斯在2014年体验过站在世界之巅的幸福,也在2018年品尝过小组折戟沉沙的苦涩,当时隔998天回归德意志战车时,有人认为德国足球找回了主心骨。

对阵法国开场8秒助攻,对阵荷兰角球助攻,纵然只是友谊赛,巨星效应显而易见,谦虚的克罗斯主动淡化了「救世主」的期望,但实际上,自2010年以来,在世界杯和欧洲杯中传球次数最多的5名球员中,克罗斯名列榜首。最后一舞是悲是喜,不得而知,唯一确定的是克罗斯不会保留最后一颗子弹,毕竟欧洲杯是他唯一没有赢得过的大赛冠军

木已成舟,克罗斯的选择改变不了,曾几何时,巨星们挥手说再见时,关于少年不重来的感慨油然而生,但对于并没有向岁月低头的德国人而言,他只是向与自己17年的职业生涯体面地散场,这何尝不是一种独特的勇气。